来自 心境 2019-06-17 22:20 的文章

福彩双色球开奖_股价下行董事长登山被指不务正业 探路者仍探路

股价下行引中小股东不满 董事长登山被指“不务正业” 探路者仍在“探路”

吴容

近日,探路者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探路者”,300005)董事长兼总裁王静陷入了一场认为其“不务正业”的质疑风波之中。

5月24日,探路者官方微信发文称,5月23日早8时31分,王静成功登顶珠峰,但随后引发了股民的不满。面对探路者近年来不甚乐观的业绩表现,公司股价一路下行,部分股民认为王静“不务正业”,一些中小股东更对其大幅攀升的年薪表示质疑。

2018年,王静年薪为430.46万元,相较于2017年担任公司董事时的95万元年薪增长了353.11%。对此,探路者回复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称,王静为公司董事长兼总裁,其年薪是根据经合法程序审议通过的《董事、监事津贴制度》和《高管人员年薪工资方案》确定及考核的。

20年前,王静和其丈夫盛发强共同创立了探路者,2017年底她成为公司的新任董事长兼总裁。在过去几年,探路者逐步加强品牌多元化布局,建立了户外用品、旅行服务、大体育产业三大事业群。不过,这些动作并没有为探路者贡献太多业绩增长,主业户外用品的发展仍不明朗。根据其2018年财报,营收同比下滑34.34%至19.92亿元,亏损达1.819亿元。

换帅重振未果?

这一风波起源于近日的热点———珠峰登顶前的“大堵车”,而这些成功登顶珠峰的登山爱好者中,便有王静的身影。探路者官方微信发文称,这是王静第四次攀登珠峰,并于24日安全下撤至珠峰大本营。与公司官微景象截然相反的是,在探路者股吧上却传来不少质疑声,有投资者甚至在股吧中直言:董事长能不能干点正事?

同时,还有小股东对王静的年薪提出了质疑,在近年来业绩持续走低的情况下,王静作为公司董事长兼总裁,2018年的薪酬却出现大幅攀升,包括“请问董事长领400多万元年薪的依据是什么?每年的责任目标是什么,绩效考核如何操作?董事长登珠峰是否向公司请假,董事长400万元年薪有没有相应的考勤管理制度?”等质疑之声四起。

探路者2018年报数据显示,公司在2018年支付董监高薪酬为1369.18万元,其中王静薪酬为430.46万元,2017年担任公司董事时,王静的年薪仅为95万元,增幅高达353.11%。

在一片质疑声的背后,是探路者近年来持续走低的业绩。记者留意到,2015年开始,探路者便出现了业绩下滑,这是其2009年上市以来净利润首次出现下滑,根据2015年财报,公司净利润为2.63亿元,同比降低10.5%。3年之后,2018年财报显示,探路者全年实现营收19.92亿元,同比下滑34.34%;净利润亏损1.819亿元,同比下滑114.4%。

针对外界有关王静因登山无暇顾及公司业务的争议,王静在5月29日举行的公司股东大会上表示:“我是一个10多年的攀登者,有着专业的攀登经验。我的体力、技术、心理素质都很好,精力也很旺盛,在登山之外,并没有落下对公司的管理。” 她还表示,自己在未来一年里并没有大型的登山计划。

源于对户外运动的爱好,1999年,王静与丈夫盛发强一起创业,成立户外运动品牌探路者,并在10年后将探路者公司成功推向创业板上市。记者了解到,在推动探路者2009年上市之后,王静便离开公司日常管理,随后多次尝试户外探险活动并推出相关主题的书籍。

直到2017年11月29日,探路者发布公告称,王静当选为新一届董事会的董事长兼总裁。当时探路者方面提供的说法是,王静就任后,将继续聚焦户外用品主业,持续夯实提升公司运营管理能力,挖掘户外细分运动市场的发展空间,促进户外旅行等相关业务发展。

“回归聚焦户外主业的决定是公司新管理层做出的,重新聚焦主业的发展其实和市场行情有关。虽然探路者近两年盈利能力大幅下滑,但公司户外主营业务毛利率却一直保持在40%以上,探路者目前主要户外品牌为探路者和Discovery Expedition。”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表示。记者留意到,在2017年,探路者的销售收入为12.22亿元,同比降低19.88%;Discovery Expedition实现销售收入1.86亿元,同比增长23.68%。Discovery Expedition是探路者近几年逐步培育后开始发力的品牌。

程伟雄表示,“在王静上任之后,对于她是否能提振探路者的经营业绩,外界一直都在观察和猜测,因为王静在公司上市后并没有参与公司日常的实际业务。但其上任后这两年的业绩表现并不乐观。按照最新的监管政策,创业板股票连续3年亏损就会直接退市,对于2017~2018年已经连续亏损超过2亿元的探路者来说,2019年是其在资本市场上最为关键的一年。”

受多元化拖累